首页 > 茶道文化

大碗茶的文化,说说北京大碗茶

2021-01-29 23:04:49

贴近社会,贴近生活,贴近百姓,北京大碗茶自然被人们津津乐道。早年在北京卖大碗茶的都是挑肥拣瘦做生意的。在什刹海边上,各个城门脸附近,十里天桥一带,卖大碗茶的一般都是老人或者小孩。即便是生活条件不断得到改善和提高,大碗茶仍然不失为一种重要的饮茶方式,如著名的老舍茶馆等。

喝大碗茶的风俗,在汉族居住区随处可见,尤其是北方地区的大道旁、车船码头、半路凉亭、车间工地、田间地头等,都很常见,其中北京大碗茶闻名遐迩。

大碗茶颇具“野味”的饮茶方式,不需楼、堂、馆、所,一张桌子,几把木凳,若干只粗瓷大碗便可,大壶冲泡,大桶装茶,大碗畅饮,随便喝,粗犷又颇具“野味”的随意形式,带给人的却是最方便、最实用的便利。

冬季来一碗热气腾腾的大碗茶,不仅提神解渴,还能暖身;夏季凉饮,走得又累又渴,一口气可以喝上几碗,清凉解暑。

尽显豪迈的大碗茶,贴近社会、贴近生活、贴近百姓,大碗茶自然也就受到人们的津津乐道。即便是生活条件不断得到改善和提高,大碗茶仍然不失为一种重要的饮茶方式,如著名的老舍茶馆等。

早年间北京卖大碗茶的都是挑挑儿作生意。什刹海海沿上、各个城门脸儿附近、十里天桥一带,常能碰见挑挑儿卖大碗茶的,一般都是老头或是小孩,挑子前头是个短嘴儿绿釉的大瓦壶,后头篮子里放几个粗瓷碗,还挎着俩小板凳儿。

一边走一边吆喝。碰上了买卖,摆上板凳就开张。卖大碗茶的现在也还有,不过全都改成茶摊了,名声赫赫的大碗茶集团公司就是从这儿起的家。

这种茶摊在旅游区常能见着,树荫底下,支张小桌,摆几个小凳,玻璃杯里早就晾好了茶水,上边还都盖着盖儿,透着那么干净,那么凉快。

顾客来了,一口气能喝下好几杯去,北京茶馆最昌盛的年代是在清朝。那时候,北京四九城的街面上,到处都有大大小小的茶楼、茶园、茶馆,一天到晚,接待着三教九流的茶客。

当年的茶客里边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八旗子弟。满、蒙、汉八旗原本是清朝政府统一中国的时候所依靠的军事力量,政府为了保证随时都有足够的兵源,不准闲散的八旗子弟离开八旗自谋生路,他们只能依靠朝廷发给的粮饷度日,这就是所谓的“铁杆庄稼”。

战争结束以后,随着人口越来越多,十来万人守在北京,无所事事,只能是游手好闲,提笼架鸟,走狗斗鸡,浪荡度日。

茶馆是这些人一天也离不开的地方,当然上茶馆的不全是八旗子弟。茶馆是个公共的社交场所,是各类社会信息聚集和传播的地方,这一点和国外的咖啡馆其实是一样的。

茶客们在这儿评茶、论鸟、拉家常、讲时事;会朋友,谈买卖,一坐就是半天,花钱不多,收获不少。

有些茶馆为了招徕生意,又搭起舞台,添上大鼓、评书,添上京戏,茶馆又成了娱乐场所。北京城有名的广和、天乐、同乐等大戏园子,早先都是茶园。

有的茶馆专作某一类人的生意,比方说打小鼓收旧货的小贩,他们每天都在固定的茶馆歇脚聚会,一边喝茶,一边交换情报,他们管这地方叫“攒儿上”。

北京城那些打散工的泥瓦匠、木匠、棚匠,每天早上也在固定的茶馆聚齐,一边喝着茶,等着包工头儿来叫人,他们管这儿叫“口儿上”。所以与其说这类茶馆提供的是茶,不如说是提供了一处廉价的社交环境。

标签: